我毕业了

  很高兴能在2009年的第一篇日志以这样开头,答辩很顺利,虽然这种答辩报告性质的东西做了不少,但我总觉得自己的演讲才能不大好,如果有肚子里有10分的货,我顶多只能被我讲出来7分,不过我那华丽的PPT+FLASH组合答辩讲稿惊醒了下面睡觉的几个师弟,答完辩后也没有像想像中那样跟专家们一顿雄辩,可能是答辩委员会的专家都不大熟悉我做的方向,一共也没问几个问题,搞得我一点回忆都没有。感谢牛老师把我的答辩过程和答辩通过后的致谢感言时紧张的小样都给录了下来,让我能有点回忆。
  答辩后是喝酒,因为是主角,也被喝得比较多,直接躺在椅子上睡着了,迷糊中好像是几个师妹给我盖上衣服,又好像听到有人在说我,反正就当是夸我的。。。中途收到几个朋友的短信,还有家里的电话,还有可恶的小斯,趁我喝多酒了迷糊把我的上网帐号和密码都要去了,相机也不见了,应该是在迷糊中交给了师弟,所以我现在还没拿到昨天的照片,看来以后我喝多之前要交待好后事,而且迷糊的时候不能和别人说话,要不啥事都让别人知道了。。。
  答辩的时候没激动的感觉,喝酒的时候没激动的感觉,今天写毕业材料的时候也没激动的感觉,在当我在BANNER上敲完1999到2009的时候才发现我终于毕业了,在三年前假想的今天的两种可能的状态有一种已经快实现了,来了东大十年,恍如隔世,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算了,不抒情了,在这里祝还没毕业的哥们姐们加油,都不容易。发片

答辩答到最后了,拿着出论文等提问
继续阅读“我毕业了”

这只是一个过程

  同样是在硕士论文答辩那个房间,同样讲的是相似的内容,以前用中文,今天用英文,本来以为会很紧张,结果还算不是很紧张,因为房间已经很熟悉,更重要的我讲着讲着发现他也不是很懂我讲的内容,反正都不会,瞎说去呗...
  中午和晚上都陪着PETER吃饭,其实也挺痛苦的,关于"听":闹点家常基本还能听懂,一涉及一些跟我研究无关的专业词汇,我都傻眼.关于"说":如果他不问我就不主动说,就算他问我也是想了半天才说,就感觉很多单词突然涌上心头,不知道怎么组合在一起了.在这点上我们跟海归的南师姐的确差得很远
  于是,我们几个师兄弟准备明天晨读去,差太多了...

PS:今天经典语录之一:
peter:Do u have this equipment?
xxx:I can...上外头做这实验!

经典语录之二:
xxx:Table one is… Table two is…. table three is… table four is… table five is… table liu is….

补上两张照片,感谢师妹拍照
http://www.xiaochang.net/blog/attachments/200705/17_203642_j.jpg
http://www.xiaochang.net/blog/attachments/200705/17_203649_j2.jpg

我讲完了,正好坐在peter对面,抓拍之
http://www.xiaochang.net/blog/attachments/200705/17_213736_p.jpg

合影
http://www.xiaochang.net/blog/attachments/200705/17_215507_all.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