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洲赏花

之前用手机拍了一些发出去,也是为了实时性能强一点,回来用电脑一看,手机的效果真的惨不忍睹,搞得我都有想买iPhone的冲动了,手机拍照我还是比较认同苹果的效果,还有一个月要过生日了,要不送给自己个iPhone5?
  来这里这么久,一直没去这个松山湖里最贵的景点,上次只是在门口溜了一圈,这次终于由于同学一家子的探望,带他们进了一趟百花洲,五一人比较多,花不算多,好多花都过花期了,只有为数不多的花还没有谢。为什么我三四月份没怎么拍照片,因为广东这边的最近天气不好,如果是纯拍照的话,我要求比较高一点,天气是阴雨天的话我宁愿不出门,天晴才有拍照的冲动,今天其实不是拍照最好时间,没阳光,照出来的东西没立体感,不过玩得还比较高兴,团购35块钱的门票感觉也没那么坑爹吧,如果是原价60就有点不值了。我觉得在校园里拍蒲公英也不错,关键人很少,很开阔,我现在很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一张花来一张,白色的蒲公英
DSC_3807 继续阅读“百花洲赏花”

中山大学

因为离广州近,所以去中山大学的事一直拖到现在,去了就来一个东大人在中大的小型聚会,我就是去给花花、小猫、我同学他们三个看到相关又不大相关的人搭桥去了,呵呵,不过花花和小猫好像之前有过邂逅。中大的树很多,感觉也很有底蕴,也算是给暄闹的广州腾出一片清静之地,不错,天气一直很阴,没怎么拍片,自己也是拍了一些到此一游的PP

这个门前面是珠江,进去就是一个湖,门的形状有点像国立国武汉大学那个
undefined
undefined

我还是有点喜欢这样的校园大道,去哪都想拍,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马路控”? 继续阅读“中山大学”

深圳T5 VS 沈阳K4

前段时间俺班的深圳五虎将(Tiger5)在某人家里小聚一次,俺们沈阳四大金刚(Kingkong4)昨天也在“好口味”小吃一顿回应一下,南北两军把酒而欢相应成辉,把北京那三个男人中的男人(Men3)馋死啦
http://www.xiaochang.net/blog/attachments/200606/25_112404_f5.jpg
http://www.xiaochang.net/blog/attachments/200606/25_112353_f4.jpg

首次南北非正式会晤

  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个老人在中国南海边上画了一个圈,如今老人不在了,2005年11月,我班TOM同学拖着自己已经发福的身躯再次从北京走进老人画的那个圈,这也是我班毕业两年来首次南北非正式会晤,就此特区派了我班两名代表游侠和鸟四来接待TOM。
  从他们整齐的笑容和友善的眼神,我完全可以感受到此次见面是在友好欢快的气氛中进行的,除了TOM向特区人民带去诚挚的问候外,双方就班上同学目前的找工作形势、小朱以及峰哥什么时结婚、各位兄弟在深圳的物质生活及精神生活怎么样等大家共同关注的话题交换了意见,也就班上北京帮和深圳帮存在的分歧进行了磋商,最后达成协议,双方都表示会向沈阳帮的同学学习,进一步加强合作,共同进步,想享成长,为下一次老板加工资而努力奋斗。
  最后,TOM亲切地握住游侠和鸟四的手说:是晓畅的天空,连接了你我的胡思乱想。

http://www.xiaochang.net/blog/attachments/200511/08_233549_tom.jpg